本网站所有在线销售的快递都是正常发货,请放心购买!!

空包网

怎么分别空包单号:微信私域流量惊魂

更新时间:2019/7/25 / 阅读次数:146

  怎么分别空包单号 :图片来源 |  IC Photo


  “在微信里,绝大多数人都是流量的即时变现者,没有信仰。”


  知道什么叫“私域流量”吗?


  一面,这堪称最近半年最热的行业黑话,不仅是吴晓波们挂在嘴上,也是此刻淘宝、抖音、快手这些平台试图吸引品牌和商家来做生意的环节策略:粉丝是你自己的,平台不来横切一刀。


  一面,是你通过了一个陌生人的微信好友申请,然后莫名其妙被拉进全是陌生人的500人大群,这个群里发出各种莫名其妙的广告。当你想拉黑投诉那个拉你入群的人时,你发现ta已经在群里莫名其妙地消失了。


  这套加粉、拉群、发广告的顺滑操纵,也叫玩“私域流量”。


  需求太旺盛了。


  大概从2018年9、10月开始,好衣库CEO助理杜暮雨明显感受到杭州的电商业已经开始流行玩私域流量,很多淘宝天猫商家的圈子都在讨论这个议题。完美日记等品牌运营私域流量的成功案例,让敏感的浙江商人闻风而动。


  商家的热情让虎赞这样的微信群控制工具服务商业务开始井喷。2018年,虎赞连续实现四轮融资,今年3月发布的最新一轮融资,虎赞又从红杉资本中国基金等新老股东处拿到3000万美金。另有多位行业人士对36氪称,虎赞拿到了腾讯的投资。


  “我一点都不担心没有客户,客户都是主动找过来的。”“群控”软件小U管家的李晓华对36氪说。


  所以当微信出手时,这些人格外惊慌。第一波大冲击是在618电商大促期间,微信安全中心发布《关于袭击“微信营销”外挂的公告》,称对微信的流程和数据进行了侵入,篡改微信客户端数据、逻辑,以实现恶意营销、欺诈等目的的第三方外挂软件进行专项清理。两周后,微信再发公告,称将继续高压袭击微信外挂。


  微信营销的水下圈子顿时哀鸿遍野。业界一度盛传一则小道消息,说微信一夜封禁三千万个号——后微信官方澄清,截止2019上半年,共计对上百万明白使用外挂的帐号,进行了短期或永久限制处理。这已足以令许多从业者震惊。


  也是做“群控”软件的公司小U管家对36氪埋怨,都怪虎赞这样的公司太高调了。2018年下半年到2019年,虎赞在沪杭、广深等地办了多场线下培训和宣传活动。一场2019年1月在杭州的虎赞私域流量训练营吸引了来自母婴、女装、男装、箱包等类目的100余位零售品牌负责人,单单这场培训活动就连接两天一夜,多位虎赞讲师轮番上阵,为各品牌的流量操盘手讲解私域流量。此外,虎赞还积极参加电商、医美等行业会议,这些线下活动加上线上推广,虎赞在圈子里的知名度也越来越大,如果不是微信的突然袭击,它的业务本可以蒸蒸日上。


  但统统实则在所难免。在微信安全中心两则公告的评论区,除了片面答疑解惑外,点赞最高的评论都是一些带有强烈语气、饱含愤怒之情的简单词句“希望严惩!严峻袭击!”“袭击外挂,绝不姑息!”“严惩 好样的”“继续严打,越严越好!”对过度营销的反感情绪已可见一斑。


  在618之后,虎赞COO邵巍把自己微信ID里的公司名后缀“虎赞”删掉了。微信搞外挂封禁,让虎赞一夜破功。邵巍预计一时半会没法重新开幕,不如删掉公司名后缀,“削减沟通成本”。


  因为看到虎赞两个字,商家们还总是要问他:微信社交、私域流量怎么做?


  微信营销水下江湖


  进入微信之前,方龙一度看不上微信里的商业变现。方龙自称十年前QQ群时代就开始帮淘宝商家带流量,认为淘宝、天猫、京东才是正经做电商的渠道。但进入微信系统后,才发现传统电商平台规矩太多,“过去不过是带着镣铐跳舞”,“越早进入,更能体会到(微信)没人管的野蛮生长”。作为2016年第一波进微信的“淘宝客”,他也大方承认自己“是带坏头的人”。


  过去几年,这一直是一个水下世界。


  在张楚的公司里,数千台安卓手机一排排摆在架子上,连着电源线,手机屏幕上忙碌地发光,每台手机可登陆两个微信号。背后则是一台电脑,可以控制1000个微信号。这是非常典型的“群控”工具机房。


  张楚最早也是做QQ流量的,用软件控制上千个QQ号去加粉,但QQ活跃度逐年下降,他2016年开始转向装备微信“群控”机房,已经比早入行者晚了两三年。更早入行的公司,好比小U管家,现在已经不再需要那种成百上千台手机的机房,只要电脑服务器就能模拟微信账号。


  张楚做软件开发出身,他公司的系统,首先可以帮助客户自动化“养号”,养号的意思是机器模拟真人用户的微信使用习惯,包括浏览好友朋友圈、不定时翻看微信钱包、看新闻推送、好友之间发语音和文字、看好友资料等等,15到20天就能养成一个微信系统认可的微信号,去除微信系统的异常提示。


  养好号后,即是自动化加粉的环节。不过左近的人和摇一摇加粉早已被张楚淘汰,“流量必须要精准”,客户要自己有手机号数据才能做流量。此外,好友通过率低时系统还会停息加粉,以杜绝微信判定骚扰陌生人现象。


  加完粉后,就到了自动化运营的时候。张楚的系统提供的功能包括,浏览公众号文章、拉粉丝进群、群发图片和文字、与指定好友谈天、发多张图片或公众号文章到朋友圈等等,丰富而细分。


  这是一套张楚称之为AB号的系统。A号负责加粉,因为加粉的骚扰对照重,被投诉举报的风险也就更高。但A号加到粉之后再导流到B号,B号就专门负责运营,基本不会被封。


  水下世界从没有停止过寻找微信的漏洞。


  虎赞COO邵巍对36氪说,菲律宾一度有两亿个微信号,是搞灰黑产的人在菲律宾弄的,比这个国家人口都多,微信发现后,全给封了。


  还曾有一帮人跑到非洲去注册微信号,注册好后带回中国。微信懵了,怎么突然有几千万非洲人跑到中国来了,这不可能,一查,又全给封了。


  “微信从诞生到死,都绝不准许这样的事情。”方龙对36氪说,微信的生计之本是营造出一个良好的社交环境,在此基础之上才是适当的商业变现,微信朋友圈的“牛皮癣广告”已经对用户体验造成了伤害,而私域流量以“创建微信群”、“一对一私聊”为核心,“广告满天飞,动不动就拉群、加人”,这是在进一步蚕食微信对良好社交的定义。


  更何况,过去是背着微信搞,现在在明面上喊出“私域流量”的概念,公然挑战微信底线,“私域流量即是一个找死的概念。”


  杜暮雨感受到的是,今年春节后,微信生态在日趋收紧。5月13日,微信发布《关于利诱分享朋友圈打卡的处理公告》,不准通过利益诱惑,诱导用户分享、传播外链内容或者微信公众账号文章。


  今年618前后的微信查封,即是对批量养号、批量加人、批量转发等非人工行为强烈袭击。


  到具体技术细节上,这次微信针对的是使用基于Xposed、substrate等技术框架开发的第三方外挂工具。“相当于破解微信、篡改,微信没有事理不封它,不报警就不错了。”一位从业者对36氪说。


  虎赞即是基于Xposed做的开发,此次武功尽废,现行的技术方案已无法使用。使用了虎赞群控工具的商家的众多个人微信号被封。“之前大概听到过风声,但没想到辣么快。”


  在虎赞被微信封掉之后,一家群控工具服务商对从虎赞流失而来的客户称,他们的技术要比虎赞先进,因此不会被封。没过几天,用这家群控工具的客户就被封了。


  张楚对36氪说,他的公司“装Xposed的红米全被封了”。但作为研究微信策略、“防封”的老手,此前他已经从手机硬件着手,与酷派做定制化手机和定制化系统,650元一台的成本。此前,他们也曾用过更便宜的红米定制手机,但618风波中“被微信盯上了”,但装Xposed的酷派一个都没被封。


  换句话说,“群控”的成本其实已经不低,但只要商家客单价高、利润高,他们依然趋之若鹜。


  虎赞COO邵巍对36氪承认,海量的黑五类微商对“群控”工具有巨大需求,这催生出雨后春笋一样的群控工具,“什么办理方案都有,不择手段去实现”,但这个市场中也有合理的一面:头部正规大卖家也有对掌握私域流量的强烈需求。


  流量焦虑,是堵是疏?


  为什么大家此刻云云热衷私域流量?


  一个显而易见的答案是,营销人关注的热点从公域流量转向私域流量,本质上还是因为流量红利到顶,买流量太贵了。


  微信今年5月一封掉朋友圈打卡工具,对在线教育类产品影响甚为严重,直接导致暑期前夕,网校展开广告投放买量大战。


  每日优鲜首席增长官杨毓杰给36氪的回答是,过去平台上积累的粉丝,品牌有确定性可以触达他们,但随着现在很多平台开始搞算法流量分发,即使是你的粉丝,你也没有确定性可以触达了 。因此品牌在寻找给予更多确定性的方式和平台。


  正因云云,才出现了商家试图把抖音、快手等平台的粉丝往自己微信号里导流的现象。


  流量焦虑之下,“群响”这种公司应运而生,为那些和C端流量业务相关的操盘手和业务负责人提供包括线下活动、线下社交和内容的会员服务。群响的创始人刘思毅认为,线上流量端的获取对从业者和创业者来说,是一个很难的长期命题。


  在群响的线下活动和线上社交中36氪发现,那些擅长在各大平台“玩”流量然后变成交易转化的案例,例如二手数码3C平台找靓机、美妆品牌禾葡兰、阿芙精油,几乎都是全场明星普通的存在,加微信加得手软。而这些新兴品牌幕后的流量操盘手所受到的追捧和敬仰,实际上早已碾压了传统的marketing营销人才。所有人都想知道,在这个被称为互联网流量枯竭的时代,他们是若何在微信、抖音、快手、小红书等各大流量平台挖掘出廉价流量的。


  微信也清晰,没法对这些需求全部拍死。


  618封禁期时,微信也曾网开一面。据业内人士称,微信在6月12号到18号期间,一夜之间就封了一万多个用Xposeds系统的号,但是618时短暂解封,因为商家有卖货的压力。


  虎赞当时与被封号的商家们一起与微信官方紧急沟通,微信方面认可这些商家并非投机薅羊毛的黑五类卖家,商家得以暂时解封,先做完618促销。


  但关于“私域流量”,刘思毅在与腾讯高层沟通后,向他的群响会员发出警告:全面停止使用群控、云控,这是政治红线;强烈建议不是高客单价、高复购率、高毛利结构品类(电商、服务)的玩家,就不要全量导入微信。


  多位业内人士对36氪称,微信可能通过企业微信,来正面疏解这种商家在微信里运营用户、企业导购员运营老客户微信群的需求。


  现在小U管家提供的只是单一的群管理工具,而李晓华设想的未来场景是人工智能赋能,如果用户在微信群里聊起手机,小U管家的机器人经过分析就能直接推荐相关商品。“这个不会动微信的东西,没关系的。”


  618之后的这段时间,虎赞派出的团队基本上就驻扎在了微信所在的广州,但邵巍并无看到其它做相关工具的同行在与微信进行深度沟通。邵巍说,新方案具体规则怎么定、开放哪些数据接口,虎赞目前还在跟微信钻研中,会定向邀请一些客户进行测试,也有些大型连锁零售客户自己在跟微信做新方案。他夸大说,两个月后虎赞上线的新方案,势必会得到微信官方认可。


  至于现在还在做群控、云控工具的公司,邵巍停顿了一会儿说,“他们非常勇敢。”


  618风波后,为以防万一,张楚还是把酷派手机上的Xposed插件全删除了。而那些“死掉”的红米手机就只能用来上抖音号,去做抖音的私域流量。除此以外,张楚还在开发快手、Facebook等其它平台的云控工具。


  “在微信里,绝大多数人都是流量的及时变现者,没有信仰。”方龙见过了微信的多次封杀,早就不感到奇怪,“这样的事情会一直有,直到微信挂了的那天。然后,或许又有了新的流量聚集地,这一批人又会出现,继续收割。”


  (方龙为化名)


空包网 https://www.252580.com

上一篇:卖家发空包如何处罚:孙宇晨发布道歉信:对恶俗炒作与营销行为深感后悔

下一篇:在哪里买空包单号:三星首款折叠手机计划9月开始发售:售价约1.3万元

最新文章

最热文章

收缩
  • 电话咨询

  • 020-66688888